胶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胶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FacebookIPO大起底挤牙膏般的信息披露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20:25:04 阅读: 来源:胶辊厂家

第1页:Facebook IPO大起底:挤牙膏般的信息披露 第2页:Facebook IPO大起底:挤牙膏般的信息披露

国外媒体今天撰文称,SEC在Facebook上市一个月后公布的信件表明,该公司从一开始就不愿披露信息。整个过程简直就像“挤牙膏”:SEC问一句,Facebook答一句。但限于规定,SEC无法实时披露这些信件,导致投资者缺乏足够的信息渠道。倘若能够在IPO(首次公开招股)前看到这些内容,很多散户或许可以逃过一劫。

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:

最后通牒

当Facebook 2月1日提交上市申请时,引用了尼尔森的数据吹嘘自己的广告效果。

作为Facebook IPO材料的审查人之一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SEC”)助理总监芭芭拉·雅各布斯(Barbara Jacobs)对此表示怀疑。她写信给Facebook CFO大卫·埃博斯曼(David Ebersman)称,这些信息像是来自营销材料,而非尼尔森的研究。

她于2月28日向埃博斯曼发出最后通牒:要么附上研究报告,并提供尼尔森的授权书,要么就不要使用。Facebook起初还很坚持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些数据。

这件事只是一个缩影,在SEC官员、埃博斯曼和Facebook聘请的律师事务所Fenwick & West之间长达两个半月的信件往来中,类似的事情曾经多次出现。在Facebook 5月17日IPO后一个月,SEC网站发布了数十封信件,让外界得以了解到这样一个事实:尽管Facebook创造了科技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,但就在上市前几周,他们的管理层却仍然不愿披露信息。事后看来,SEC和投资者当前的很多疑问,似乎都能从当时的那些私密信件中看出一些端倪。

“他们的IPO受益于‘疑罪从无’的原则。虽然当时就已经准备好迎接高估值,”美国证券公司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迈克尔·帕赫特(Michael Pachter)说,“但他们至今未能证明自己的价值。”

用户数据

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Facebook最为令投资者担心的,莫过于其能否通过不断飙升的移动用户赚取收入,毕竟,这类用户观看的广告数量相对较少。而当时的信件显示,在SEC一再催促其披露关键细节前,Facebook高管隐瞒了这些信息。

在发现Facebook重复计算了部分移动用户后,雅各布斯于3月22日写道:“请向我们解释你们如何确定你们的数字没有被夸大。”

5月9日,也就是Facebook上市前8天,Facebook才在一份文件中明确表示,其日均移动用户数的增速快于广告增速,可能会对收入和利润构成冲击。这是其IPO可能无法达到预期的最强烈的公开信号。

移动用户的问题目前更加凸显。根据该公司10月4日发布的数据,Facebook目前的全球用户从年初的8.45亿增长到10亿,其中有6亿使用移动设备访问Facebook,占比超过一半,该数字今年增长了41%。

越发怀疑

投资公司BTIG Research分析师理查德·格林菲尔德(Richard Greenfield)10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,提到了Facebook通过移动平台创收的种种困境,他说:“我们越来越怀疑他们的某些商业化措施。”格林菲尔德将Facebook股票评级下调至“卖出”。

Facebook IPO发行价为38美元,动态市盈率达到107倍,估值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中99%的公司。但SEC对IPO发行价没有任何发言权。

虽然曾经被誉为“世纪IPO”,但Facebook截至10月5日的股价已经较发行价跌去45%。在2007年以来融资额超过15亿美元的美国IPO交易中表现最差。

Facebook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。

散户之痛

散户的损失非常惨烈。由于机构投资者犹豫不决,导致散户获得的发行配额异常之高。但他们却根本没有机会收到Facebook高管发出的警告信息就在IPO前几天,Facebook高管曾经私下里建议证券公司分析师下调盈利预期,主要原因正是移动用户的收入发力。

“内部人士在努力变现,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很明确。他们先是出售了100亿美元股票,然后又在解禁期结束后继续抛售。”独立IPO研究机构总裁弗朗西斯·加斯金斯(Francis Gaskins)说,“他们显然知道公司最佳的增速已经结束,而且股价被高估了。”

等到Facebook 5月16日最后一次修订招股书时,距离该公司上市只剩1天。虽然Facebook应SEC要求,在其中加入了移动数据和大量实质性信息,但距离SEC最初提出这一要求已经过去数周时间。

信件往来

在Facebook IPO后一个月,SEC终于发布了与该公司之间的信件往来。该机构在信中催促Facebook披露各种关键的财务挑战,包括收入增速放缓、用户数据,以及对Zynga的依赖在Facebook上市后,所有这些问题都成为外界质疑的焦点。

SEC前律师、韦恩州立大学教授彼得·汗宁(Peter Henning)认为,如果SEC能够提前发布这些信件,就将成为比修订版招股书更有价值的信息渠道。即使是信件摘要,也将对投资者起到帮助。

“作为投资者,你希望获得所有信息,这些信息显然也包含在内。”投资公司Holland & Co基金经理迈克尔·霍兰德(Michael Holland)说。他没有在Facebook IPO时买入该股,原因是其估值水平高于苹果和谷歌。

误读担忧

按照目前的规定,SEC必须在IPO后的20个工作日之后才能发布信件。SEC发言人约翰·内斯特(John Nester)表示,SEC不会“实时”发布信件,因为“在公司有机会展示全貌前,人们会误读我们提出的问题。”

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金融学教授路易吉·金戈勒斯(Luigi Zingales)认为,Facebook在下调预期后本应推迟IPO。分析师也表示,这么迟才调整预期令人意外,而且几乎没有先例。

“当你大幅调整预期时,最好推迟IPO,以便市场有更多时间了解情况。”金戈勒斯说。

等到信件发布时,该股已经大跌,最低时市值缩水490亿美元。按照10月8日的收盘价计算,Facebook IPO时发行的160亿美元股票目前仅价值86亿美元。

继续调查

34岁的数据系统经理瑞恩·赛法鲁(Ryan Cefalu)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他曾经花4000美元购买了Facebook股票,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,但现在,账面价值仅剩2050美元。

“这起IPO太恐怖了。”他说,“我原以为它会上涨几天再下跌。但事与愿违,我根本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幕。”

SEC仍在继续调查Facebook的IPO,以判断该公司是否存在遗漏信息或虚假陈述的问题。SEC主席玛丽·夏皮罗(Mary Schapiro)9月28日接受电视采访时说,正在对这起IPO的“所有参与者展开深入评估”。但她拒绝透露细节信息。

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也在关注这一问题,并且召集Facebook、纳斯达克、摩根士丹利和SEC召开了一系列会议。

行业奇迹

Facebook仅用了8年时间就成长为全球最大社交网络,在业内堪称奇迹。这家诞生于哈佛寝室的网站最初局限于大学生,随后迅速席卷全美,并最终向全球扩张。

由于投资者人数不断膨胀,加之内部人士希望出售股票,导致Facebook IPO如箭在弦。另外,按照SEC的规定,如果股东人数超过500人,该公司也要向上市公司一样披露信息。这同样成了Facebook上市的催化剂。

Facebook的一系列高调交易同样吸引了众多眼球先是微软以150亿美元的估值大举购入该公司1.6%的股票,再是高盛以500亿美元的估值对其投资15亿美元。

股价疯狂

2011年7月,Facebook在私有公司股票交易所SecondMarket中的市值达到850亿美元。7个月后,也就是今年2月1日,Facebook最终宣布了IPO计划。

“即使是在尚未选定承销商时,有关该股的疯狂情绪便已失控。”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教授埃里克·戈登(Erik Gordon)说。

一家公司在上市前,针对招股书中应该包含哪些内容与SEC展开争论的情况并不鲜见。但据知情人士透露,雅各布斯发给Facebook的信件,却凸显出SEC内部对新兴消费互联网公司的担忧与日俱增。

知情人士表示,SEC在审查这类企业的用户增长指标时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,要求的信息也越来越详细。

审核团队

知情人士透露,SEC去年要求Groupon放弃一种不符合常规的会计记账模式。由于这种模式会隐藏某些营销成本,使得这家原本没有盈利的团购网站“扭亏为盈”。Groupon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。

与Facebook IPO联系最紧密的SEC官员便是雅各布斯,她的团队由8人组成,隶属于SEC的信息披露部门,他们从今年2月1日起负责审核Facebook的文件。

雅各布斯现年51岁,自1989年起先后在SEC担任过多个职位,她拥有旧金山大学和乔治敦法学中心的法学学位。

埃博斯曼2009年加盟Facebook,出任CFO,他此前曾于与2005年至2009年初担任制药公司基因科技CFO,他还拥有布朗大学经济和国际关系学位。在Facebook希望寻找拥有上市公司运营经验的CFO后,埃博斯曼的前任吉迪恩·余(Gideon Yu)选择离职。

挂号平台服务中心

海外就医平台

名医汇

名医汇